猫薄荷

【泰辰】未果





很早以前写的一篇 清草稿箱翻出来的

◎勿扰真人










阿泰知道辰鬼退役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直播,然后铺天盖地的弹幕弹出来。


他以为是个玩笑,因为那天是愚人节。


直到Knight的微信消息也跳出来,问他要不要去跟辰鬼道个别。


阿泰这才明白这并不是一个愚人节恶作剧。



阿泰点开微博,十分钟前辰鬼发的微博评论已经几千条。仙阁众人的评论时间点和发微博的时间相差无几,像是约定好了。


左下角的已关注有些刺眼,辰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清空了所有的关注,关注列表空荡荡的。有三个隐藏关注,但与阿泰无关。


“你知道?”阿泰这么问Knight。


“不算知道吧,之前听他偶然间提起过。”


阿泰阖上眼眸,轻轻靠在椅背上,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阿泰拿着手机不停刷新辰鬼的微博,看他一个个回复评论,有的是队员,有的是朋友,有的是粉丝。


他注意到有一条评论被顶上了热评,在一众辰鬼回复过的评论里格格不入。


这条评论像是一个禁区,有很多人点赞,但没人去回复,包括辰鬼。


那条评论说,你还没等到阿泰拿了冠军戴着大金链子开着宝马去仙阁基地接你,你怎么先离开了。


阿泰强迫自己忽略心里的不痛快,装作像是知晓这个消息一样,像其他职业选手干巴巴的去评论一句兄弟继续加油。


回复的消息来的特别快。


辰鬼说,谢谢泰神,我们一起加油。


太客气太官方,阿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只好迅速关了微博,这条回复仿佛在印证他们之间像是普通朋友。


他不喜欢。




阿泰平时骚话多,其中有几分认真程度他自己都难断。可他明白,他对辰鬼说过的话是真心实意的。


刚意识到这个认知的时候,阿泰还特别扭,甚至不敢面对辰鬼。两人之间的气氛在那段时间里尴尬非常。


后来慢慢接受了这个认知,阿泰又大胆起来。他能大众面前肆无忌惮的撩辰鬼,也会在拥抱他的时候手足无措。阿泰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毛头小子,只傻乎乎地捧着一颗真心去对辰鬼好。



……



Kningt在阿泰训练赛死了第五次的时候看出阿泰的心神不宁。


训练赛结束以后,Knight提了两瓶啤酒在基地客厅的阳台上找到阿泰。


阿泰抱着胳膊靠在栏杆上,上海四月的风还很凉,把阿泰的队服吹的鼓鼓的,活像个相扑选手。


伸手接过Knight给的啤酒,盖子已经被打开了,阿泰喝了一口。


啤酒冰凉刺激的口感瞬间让阿泰的牙齿打颤:“操,好冰。”


“我以为你穿成这样站在这里是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得了吧,赶紧把外套穿上。”Knight把椅子上阿泰的外套甩给他。


“你说你是想把自己整病了好到他面前哭诉吗?”


阿泰正在努力把手穿进袖子,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双手解放出来。


“……他会在意吗?”


“之前他偶然在我面前提起这事的时候,还嘱咐我别告诉你。”Knight喝了一口酒,“我以为是玩笑话,怕你在意,就没跟你说。没想到……”


“他那个人,哪里会说这样的玩笑话来唬别人。”


阿泰觉得今晚的酒好涩,有些难以下咽。


“真的不去道个别?见一面也好。”


阿泰心想别说见面,他恨不得冲到仙阁基地抓着辰鬼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可是他不敢,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资格。


就像他曾经试探过的。


在明亮的化妆间,他和辰鬼穿了很像的西装,辰鬼里面还穿了一件圆领的衬衫,把扣子一直扣到最上方的一颗。


辰鬼坐在椅子上仰着头和工作人员说话,阿泰盯着他不停滚动的喉结,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工作人员正好走开,他就靠上去,嬉皮笑脸的。


“鬼哥,你看我们穿的像不像情侣装。”


阿泰清楚的看见辰鬼脸上的笑容凝固,然后转过身站起来,不小心碰倒了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辰鬼弯下腰去捡,闷闷的声音从下方黑暗里传来,“挺像的。”


其实很轻松很愉快的语气,只是不去看阿泰。


阿泰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就好像本来在吃一颗很甜的苹果,咬着咬着就咬到了一块坏掉的地方,然后那种腐烂的味道在嘴里蔓延,盖住先前充盈在嘴里的甜味。


他只能抓住路过的老帅,攀在他的肩上。仍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冲着老帅说:“粉丝都说你是正宫,现在我和圆妃都情侣装了,你不吃醋?”


老帅笑的憨憨的锤了他一拳:“去你妈的。”



……




阿泰忽然用双手盖住脸,手肘撑在栏杆上。他的眼睛很酸涩,并不想让Knight看见他的狼狈。


“风太大了,对吗。”


“……是啊。”


阿泰感觉自己的手掌变得潮湿,温热的液体在触到空气的那一刻瞬间冰凉。


“他妈的,爱情真烦人。”


又隔了很久以后,Knight才听见阿泰的一句轻声咒骂。










辰鬼回丹东的机票是隔天上午的,仙阁众人起了一个大早要去送他,辰鬼婉拒了。


“走了。”


辰鬼拍了拍雨雨的肩,拿着行李箱换掉了基地的拖鞋。


拖鞋上有辰鬼的名字,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常回来。”仙阁教练对辰鬼说。


此时辰鬼已经走出了房子,他站在院子里挥了挥手:“会的。”



退役是辰鬼想了很久的事情,他的年龄已经不适合打职业了。队伍里年轻的选手也越来越多,仙阁如今也不是缺了谁就办不下去。


明明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心里还是舍不得。


辰鬼叹了口气。


微信消息一直在更新,大多数是祝福,还有妈妈问他回来想吃什么菜。


辰鬼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就拿着手机一一回复消息。


出租车开的很快,街道两侧的树木不停的在倒退,从清晰到重影逐渐从辰鬼眼里消失。从基地去机场这条路会经过赛场,这几年来,辰鬼不知道走过这条路多少遍。他可以很清楚的说出有几个路口,甚至每个路口的广告牌上写了什么。


赛场门口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他们怀揣着梦想大张旗鼓来到这里,也许有一天也会像他这样不动声色地离开。


想到这,辰鬼忽然想哭。他打开窗,冷冽的风瞬间吹乱他的头发。他很努力瞪大双眼,渴望现在有一颗沙子窜进他的眼睛,然后他就能光明正大的红了眼眶。



……




辰鬼没想到阿泰会来送他。


在他视线里出现阿泰的身影的那一刻,他几乎是同时拿起手机想看看自己是否狼狈。


但是很快他发现阿泰看起来比他更狼狈。


阿泰戴着眼镜,头发也像没有打理过,随意翘着几根毛。也不知道几天没有刮胡子,已经有黑色的胡须密密麻麻地长了出来。


也许是临时起意,也许是思虑已久,辰鬼不得而知。


他们已经互相看到对方了,但谁都没挪动步伐,仿佛静止一般,任由熙攘的人群在他们之间徘徊。


最后是阿泰先朝辰鬼走过来,一身黑衣逆着光穿过人群,说不上潇洒,其实很颓废。


“嗨。”


但是辰鬼先举起手来冲阿泰微笑。


阿泰很少有这么局促不安的时刻,他很想像辰鬼一样自然的打招呼。他扯出一个笑容,但他不确定他的笑容是否自然。


“我就是来送送你。”阿泰试图缓解这份弥漫在他们之间的尴尬。


辰鬼点点头,他看着阿泰。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阿泰了,上一次好像是他们最后一次的交手。他们在比赛结束以后拥抱,他在笑,阿泰却苦着一张脸。辰鬼想,这个人明明赢了怎么比他还难过。


“谢谢你,……我是说谢谢你来送我。”


阿泰没接辰鬼的话,他伸出手抱住了辰鬼,略带安抚性的轻轻拍了两下,和上一次比赛结束的拥抱一样。


辰鬼的双手垂在两侧,背部轻轻一弓退出了这个拥抱。他一直在笑,很灿烂。看不出难过或者悲伤。


“时间快到了,我得过去了。”辰鬼冲着阿泰扬了扬手里的机票,说完就转过身去,没去看阿泰的表情。


辰鬼开始走路,前方的人很多,他选择慢慢的一个一个绕过去。本来是一条直达的路,他却不停地在拐弯。


“还回来吗?”像是提问人的一份执着,又或是来这一趟就是为了确定这个事实。



阿泰看见辰鬼停下了脚步,静止了几秒钟,然后转过身来。辰鬼依旧在笑,眼睛弯起来,嘴角也翘起一个很漂亮的弧度。辰鬼今天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衬衫,颜色和仙阁的队服很像。


就像是第一次阿泰见到辰鬼的场景,彼时少年刚刚赢了一场比赛,志气昂扬,甚至是有点骄傲的站在阿泰面前,却像是小孩得了奖励让人讨厌不起来。


那时候的辰鬼说:“你好,我是AS仙阁辰鬼。”





“也许会吧。”辰鬼笑笑,是很无奈的笑容。


这不是一个让阿泰满意的答案,他皱起眉。


“别皱眉啦,不好看。”辰鬼伸出手对着自己的眉毛做了一个抚平眉毛的动作,“加油啊,泰神。”


又没等阿泰说话,继续笑着说:“再见啦,泰神。”


潇洒,且云淡风轻。


阿泰最终没说话,也没有追上去。他只是看着辰鬼的身影消失在人海里,又看着载着辰鬼的那辆飞机起飞,慢慢地上升,最后像是一粒灰尘消失在空气里。



同样的。



和他喜欢辰鬼这个秘密,一起消失在空气里。



fin.

评论(5)
热度(64)
  1. 嗷呜嗷呜嗷猫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

© 猫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