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薄荷

【猫牛猫】恋爱纪事

*怎么办 突然磕猫牛
*牛巨巨巨巨可爱!!!!
*纯属虚构 勿上升真人





彭云飞第一次见到陈正正是今年初春,当时他就裹了一件棉袄像小旋风一样从四楼寝室溜到一楼大堂。转了一圈没有见到语气特不耐烦的外卖小哥,反倒是看见陈正正提着属于他的外卖冲他笑,也是眯眯眼。

彭云飞当时脑子里就觉得这个人怎么傻乎乎的。

“我是Cat。喏,这是你的外卖。”


自我介绍很简短,语气很熟稔,陈正正很自然的伸出手要把外卖递给彭云飞。


彭云飞才发现陈正正长的很高,出于男孩子的尊严,彭云飞不自觉在陈正正靠近的时候后退了一步。又惊觉这个举动的不礼貌,憨憨的尬笑了一句:“这里有点冷啊哈哈哈。谢谢你,我是Fly。”


眼前人裹着厚厚的棉袄,脚上还穿着毛绒绒的拖鞋,好像才起床,整个人乱蓬蓬的。除了长到遮挡住眼睛的刘海,陈正正没法把他和之前看过的预选赛采访视频里面无表情的男生联系在一起。






也许是同吃同住同年龄的关系,陈正正很快就和其他队员建立了革命友谊,能时不时嚎一嗓子就有人接下一句的那种。

但这些人里绝对不会有彭云飞。

彭云飞这个人很神奇,留着一头西瓜头,刘海留的老长,本来眼睛就小,一点刘海就给全挡上了。平时队里特闹腾的时候,他也可以一个人坐在位子上面无表情一句话不说地玩游戏。但是陈正正又发现彭云飞偶尔又会笑眯眯的冲你乐,开心的时候也喜欢跟人勾肩搭背嘻嘻哈哈。

陈正正突然想到粉丝给彭云飞高冷牛的外号,边乐边摇头。什么高冷牛,全都是假象,这明明是一只披着大黑牛外皮的小奶牛。




陈正正第一次收到彭云飞的双排邀请的时候,正在棚里拍宣传照,彭云飞就坐在离他只有十步之遥的椅子上。白色幕布里阿兰正在拍照,灯光打的很亮。陈正正隔着一个幕布距离,灯光很刺眼,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彭云飞冲他摇手机。

游戏里ID叫无敌Fly的人给他发了条消息。

排不,带你躺。

陈正正回了两个OK的手势表情,彭云飞特迅速的就拉了他。

然后陈正正就发现彭云飞身体里的小调皮因素,总是在开局和队友说带躺,时不时发呵呵打的不错来一波嘲讽对手,还能莫名其妙在别人打龙的时候走进去抢条龙。虽然他们隔得不远,但是幕布里灯光太刺眼,可陈正正还是抬起了头,他突然很想看看对面人现在脸上得意的小表情。

就像他在赛后复盘时,偷偷注意过彭云飞的画面。好像从来面无表情的人在胜利那刻也会瞬间破功,在比赛不乐观的时候脸色也会沉重,但很多细微的表情,比如自己在成功反杀单杀时嘴角都会向上,然后晃着身体的抖啊抖。像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孩,自由地享受着快乐。

陈正正觉得彭云飞很有趣,越了解越想要让人不自觉靠近。






从春季赛开赛一路15连胜到总决赛是俱乐部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总决赛的前一天,所有的队员坐在训练室里听教练念叨。陈正正曾经在转会前有很靠近过这种感觉,这种临危受命的感觉。但他还是很紧张,他的脖子和背僵直的挺着。时间长了,他的脖子有些受不了,他往右转了转脖子,目光和身边面无表情的彭云飞撞上。

彭云飞整个人是一种很放松的姿态,但是因为没有表情又显得格外严肃。前几天被俱乐部强迫去剪了头发,没有过长的刘海遮挡,露出秀气的眉毛和很小的眼睛。陈正正看不清彭云飞眼里的神情,但是彭云飞冲他笑了,眼睛弯起来,嘴角上翘。彭云飞伸出手拍了拍陈正正的肩膀,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训练室里被无限放大。他说:“我们会赢。”

陈正正想到比赛时常常会在观众席看见的一个灯牌,牛牛的眼睛亮晶晶。记得李九曾经在解说过程中吐槽过这个灯牌,不过陈正正觉得其实灯牌写的好像也没错。刚刚的某个瞬间,他真的从彭云飞的眼睛里看到了光亮。




摘下耳机听到属于自己的欢呼声的时候,陈正正还有点没恍过来。他转过身,左手边是正好是也转过来的彭云飞。少年笑的很开心,眼睛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他们几乎同时伸出手握住对方,两人的掌心都很滚烫。两个人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拉进自己与对方的距离,然后松开,拍上对方的背脊,很大力的碰撞,带着满腔的热血和兴奋。这是彭云飞和陈正正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在他们共同获得荣耀的时候。

宣布最佳选手的时候,陈正正心里大概已经了然。看着彭云飞捧着属于自己的最佳选手奖杯站在舞台中央,有点羞涩和腼腆的讲着自己的获奖感言。陈正正忽然明白彭云飞的游戏ID存在的意义,这是一个骄傲而又年轻的选手对自己的肯定。

可不是呢,无敌Fly,陈正正想彭云飞担的起。






陈正正很喜欢猫,联盟里众所周知的秘密。所以他把一只英短蓝猫带回俱乐部的时候,没引起大家太大的惊讶。

这只英短蓝猫和别的猫有点不同,特别能融入新的环境也毫不畏惧新的面孔,从队员到工作人员,见谁都能凑上去蹭两下,惹的俱乐部里的人都特别喜欢它。除了陈正正给买的猫粮以外,常常会有人给它买小零食和小玩具。

陈正正不太会取名字,看这个英短毛茸茸的干脆喊它毛毛。毛毛太活泼,不喜欢待在笼子里,总是喜欢满俱乐部乱跑。俱乐部里的人而后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毛毛在哪儿,有的时候陈正正这个当爸爸的都不一定找得到。

不过让陈正正意外的是毛毛特别喜欢和彭云飞待在一起,一人一猫常常窝在同一个训练椅上。陈正正不止一次怀疑彭云飞以前是不是养过猫,每次看到毛毛眯着眼睛特舒服的窝在彭云飞的怀里,都忍不住想问这个问题。

问题还没问出去,陈正正又开始担心彭云飞给毛毛吃太多。有一次在大堂意外替彭云飞签收了一个快递,里面全是猫吃的小鱼干和各式各样小零食。

陈正正抱着快递箱路过猫笼的时瞥了一眼,毛毛瘫在它的小吊床上,眯着眼舔着爪子。看见有人路过,懒洋洋地抬眼看了一眼陈正正。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了快递箱里的小鱼干,突然一个兴奋立起脑袋,喵呜喵呜冲陈正正喊。

陈正正伸出手摸了一把毛毛的小手,毛茸茸圆鼓鼓还软软的,和刚来基地那会儿触感已经不太一样了。想了想,收回手,咳了一声说:“别想了,我是不会跟你飞牛叔叔一样对你有求必应的。”

毛毛又小声地喵呜了一声,整个身体再次瘫回吊床上。还顺带扭了个头,把毛茸茸的后脑勺留给陈正正。陈正正一个失笑,毛毛还挺有脾气,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有你的快递,我给你拿上来了。”陈正正跨进队员休息室冲着也对着他一个后脑勺的彭云飞喊。

“那是买给你儿子的,你就自己随便找个地方放吧。”

“你下次别给它买东西了,它都有一柜子的零食了。”陈正正把箱子放到毛毛的零食柜边上,然后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用脚一带滑到彭云飞边上,“你还是留着给自己买点吃的吧。”

正好结束一局游戏的彭云飞抬起头看向陈正正,他对毛毛莫名没理由来的溺爱,除了猫本身的可爱让人无法阻挡以外,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所谓的爱屋及乌。




其实彭云飞不太理解爱的意思,一开始他对陈正正的印象始终停留在第一次见面那副傻笑的模样,后来发现陈正正面上虽然一副傻乐的样子,其实内心比他们这些人都要看的清明。也许是朝夕相处,又或者是心里那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一直存在,陈正正始终在彭云飞心里占据着一个很重要的位子。时间太长了,在不停流逝的时间长河里,他们同吃同住,一起享受比赛,一起渴望胜利,一起经历过低谷也一起攀上过高峰,一起跌落过最混沌的黑暗也一起够到了最明亮的太阳。

总决赛宣布胜利的那一刻,彭云飞第一时间转过头,他忘记了同样也在身侧的阿兰。他看见陈正正很兴奋的站起来,然后他们的手很自然的牵在一起,伴随着满场的欢呼,他们拥抱在一起。

年轻的身体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微弱的闷响。几乎没人会在意这样的声音,可彭云飞很清晰地听见了。他还听见他的心跳声,咚咚咚的在胸腔里跳动。那是一颗年轻鲜活的心脏,第一次开始因为别人而跳动。





但是彭云飞没理会陈正正,点了手机又重新匹配了一局。

“要不,双排?”陈正正也闲得慌,休赛期的他除了直播就是撸猫,思索了一下又笑嘻嘻的添了一句,“你带躺。”

彭云飞已经进入了英雄选择画面,他翻出手机屏幕给陈正正看了一眼。然后立马垂下眼皮,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活像刚刚毛毛的状态。

陈正正再迟钝也惊觉对方的情绪不对,他不过是拿了个快递,结果合着这一人一猫都跟他闹脾气。

“要不,以后毛毛你养?”陈正正长这么大,没哄过几个人,踌躇了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此时彭云飞正在露娜月下无限连,本来好好地在敌方人群里穿梭,听到陈正这句话,一个手滑,断掉了大招,下一秒,屏幕就黑了。

“…卧槽。”伴随的还有彭云飞的惊呼。

彭云飞的声音刚落,他们两身后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毛毛不知道被谁放了出来,正扑腾着小肥手一下一下地去抓陈正正刚刚带上来的快递箱。彭云飞比陈正正还快一步走过去提起毛毛,然后抱进怀里。

“还吃呢,你爸都嫌你吃的多要把你送我了。”

毛毛自然是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在彭云飞一下又一下的轻抚下舒服的呼噜了一声,陈正正摸了一把毛毛垂在彭云飞双手下方的尾巴,愁的很:“还真是小没良心的。”

“它这是在对你的抗议。”彭云飞把毛毛又放回了属于它的小笼子里。




陈正正想了想,靠近彭云飞,开始冲彭云飞乐。陈正正的头发没时间去剪,刘海也长到微微遮挡眼睛,发量又很足,彭云飞觉得他现在活像一个毛发旺盛的大型猫咪,笑的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又让人不得不防着他尖利的爪子。

陈正正最终还是亮出了他的爪子,但那是很温柔的,轻轻地挠着彭云飞的心。那只大型猫咪冲他乐,对他说:“真的,你养毛毛,我养你吧。”




“诶,那好吧。作为交换,以后游戏无敌Fly带你躺。”

在彭云飞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陈正正还是注意到了他微扬的嘴角。

彭云飞转过身去看突然在笼子里的猫架上兴奋的钻来钻去的毛毛,在毛毛跳到他面前的时候伸出手碰了碰毛毛的爪子:“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你的飞牛爸爸。”


fin.

评论(14)
热度(112)

© 猫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