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薄荷

【泰辰】低潮

*辰鬼第一人称
*ooc 勿扰真人
*真希望他们开心一点儿

「01」

其实我想过会输,但是看见水晶爆掉的那一刻还是没有缓过来。我想现在摄像机一定对着我,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很想扯出一点笑容,让大家觉得我很好。
就在我绞尽脑汁想如何扯出笑容的时候,鼻头忽然一酸,我只能弯下腰,桌子下一片黑暗。眼眶在那么一瞬间就湿了,我又很想笑了,笑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台下的人,曾经我以为我是一个勇往直前的勇士,可一次次的现实告诉我,我只是一个在不停挣扎的弱者。在迷茫无垠的大海里拼命挣扎,却拍不出任何水花。

舞台后面的台阶很暗,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我走的很慢,想让这种氛围多围绕我一会儿。其实我清楚的认识到了,我越来越懦弱这个事实。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看见台阶尽头的阿泰。他正抽着烟,动作也很缓慢。
我皱起眉头,想起我告诉过他很多次。

抽烟对身体不好。

可他还是不听。我想是他太需要这份慰藉了。但他有的时候很霸道,每回我想尝试这种感觉,他都会恶狠狠地盯着我,逼迫我放弃这个念头,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加快脚步走到他身边,很想对他笑一笑。我怀疑我的面部神经是不是出了问题,不然为什么对着他,我还是笑不出来。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只是伸手拿走他手里还燃着的烟,灭掉扔进垃圾桶里。

他今天意外的没有反抗,静静地看着我做完这一切,然后伸出了双手。

我被他搂在怀里,淡淡的薄荷烟草味萦绕在我们周围。很好闻,很令人安心,我有些贪婪地想更靠近他一点儿。
阿泰其实没我高,但每当我们拥抱的时候,我都感觉他能整个把我包围起来,然后是扑面而来熟悉的安全感。

他像是我最近生活里最稳定的一桩大树,我一直觉得就算最后我什么都失去了,只要还有他在,我就有挡风遮雨的地方。
可就是因为这样,我比想象中的更害怕他先倒下。想到这里,我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他的衣角。

他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拍了拍我弓起来的背。像是在抚摸受伤的小动物,一下一下地拍的很轻很缓慢。

“等会,加油。”想了很久,我也没想出什么更好的加油办法,只能这么干瘪瘪地对阿泰说。

“嗯。”

他松开我,突如其来的冷风灌进我的衣服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忍不住想主动去靠近原来的热源,可是阿泰已经走远了。
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像是背水一战的战士,毫不犹豫的。我才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狂跳,先前说了,我更害怕的是他先倒下。

「02」

我一个人躲在训练室里,耳边有隐隐约约从赛场传来的声音。我把外套扣在脑袋上,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有种与世隔绝的意味。我摩擦了一下我的双手,一片冰凉。闭上眼睛,试图强行让自己进入睡眠。

我真的很困,但还是睡的迷迷糊糊。梦里梦外有点分不清,我梦到我当年夺冠的时候,可是只是一会儿又梦到阿泰在我身边笑的东倒西歪。

这些梦真好,我有点不想醒来。

唤醒我的是现实,熟悉的薄荷烟草味窜进我的鼻尖,而后我感觉自己身边的沙发陷下去一块。

我猛的睁开眼,看见阿泰坐在沙发上一脸疲惫,脸色并不好。我没有说话,只是更靠近他。他转过头对我笑笑,笑的很勉强。

“怎么办呢,鬼哥。”阿泰有点无奈的对我说。

我摇摇头,凑上去抱着他。我们好像两只刚刚打完架受了伤的小兽,靠在一起互相舔舐对方的伤口。

阿泰原来不是这样的人,他原先活的肆意张扬,他的本事足以让他这般骄傲。可现实就是有这种力量,让一个锋芒锐利的人被逐渐磨平了棱角。

我有点心疼他。

想到这,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他微皱的眉头。他的眉型很好看,可化妆师总有和他作对的意思,每回都把他的眉毛画的粗粗的,像蜡笔小新一样。
才一会儿,他就拉下我的手。他的手心很烫,我冰凉的手感觉要被他捂热。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我们都没主动说话。

我走了会儿神,想着如果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也是好的。

「03」

阿泰拉着我的手走在上海的街头这种事不是第一回了,他这个人,一难受就爱四处乱走。有时候我们吵架,我都得满上海的找他。

上海的夜晚已经开始很凉,我忍了一路。最后实在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其实我也不懂,我堂堂一个东北人怎么那么怕冷。

他回头看我,神情有些懊恼。

“我们回去吧。”

我点点头,其实我心里想,跟他在一起冷点也没关系。但我还是没有把这句酸不啦唧的话说给他听,我怕他以后不停在我面前嘚瑟。

“没关系的。”我知道我的安慰在这个时候显得很幼稚和拙劣,可我就是想说。

我忽然想起刚才藏在舞台桌子下的那一方黑暗,那是我躲藏情绪的地方。

可现在灯火通明,我无处可躲。

没关系的。

我这样告诉他,也告诉我自己。

「End」

有点烂尾我日…

评论
热度(49)

© 猫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