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奶蓋

【泰辰】第八颗牛奶糖

*KPL职业选手×业余热爱农药小主播
*勿扰真人哦

01
阿泰爱吃糖,KPL联盟公认。
他也时不时会给自己买点糖屯着。

往常糖果的货柜前都挤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儿,阿泰嫌烦人特意挑了上学的时段来买糖。结果今天小孩儿确实没有,比他高点的大男生倒有一个。

男生头顶发旋边上翘起了一撮头发,随着他晃动脑袋时不时摆动。他低着头,睫毛很长。睫毛下一片阴影,眨一会儿眼,阴影就跟着颤动一下。右手拿着旺仔牛奶糖,左手拿着不二家棒棒糖,似乎在苦恼选择哪个。
阿泰靠在货架对面的墙上,对方也没有发现他,依旧全神贯注地研究手中的糖。

“辰鬼,快点。”远处好像有人叫他。
“诶,来了。”男生最后决定拿走右手的奶糖,把棒棒糖又放回原来的位置。

阿泰等他走了以后,撇了撇嘴略带嫌弃地看了一眼男生放下的不二家商标上的小人图案。抬手拿了隔壁货架上的薄荷味曼妥思。
比起甜腻腻的奶糖,阿泰更喜欢类似薄荷这种辛辣刺激的口感。这也和他性格相似,很激进。

02
今天的比赛结束的很早,阿泰所在的TheOne战队一路高歌猛进,直破敌方水晶拿下比赛胜利。
向观众致谢的时候,阿泰隐隐约约觉得坐在敌方战队方阵里第二排的男生有点眼熟。台上灯光晃了一下,阿泰眯起眼,再看的时候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

队友扯着阿泰的袖子嘀咕:“走啦,在看什么,我们还赶着去吃宵夜呢。”
“我今天申请吃烧烤!”队内最小的选手兴奋地开口。

阿泰收回目光笑了笑,迈大步伐跟上已经嘻嘻哈哈走远的队友。

战队在比赛场馆附近找了一家烧烤店,晚上十点左右正是店内生意最火爆的时刻。阿泰一行人穿着统一的队服引起了店内不少人的注意,但老四吐槽应该是阿泰那张脸招蜂引蝶。

的确,阿泰长的好看。人性格虽然激进,但偏偏长相反了过来。不仅模样柔和,而且生的一双秀气眉眼,嘴角一抿深陷下去的那一窝酒窝更是锦上添花。
刚比完赛的阿泰还带着妆发,也难怪老四吐槽。

烧烤店里的油烟乌烟瘴气,阿泰借着给队友买水的由头逃了出去。边走边掏了掏口袋,除了一些零钱就只剩下一根烟,可惜没有打火机。
阿泰转身进了街角的一家便利店,叫店员拿了几瓶水和打火机。想了想,干脆离开柜台走进去顺便买点糖。

很奇怪,有的人总能莫名其妙就在相同的地方遇到相同的一个人。
阿泰挑了挑眉,看着眼前刚刚从货架上拿了牛奶糖的男生。脑子里晃过先前舞台下的场景,果然是他。

03
辰鬼的KPL春季赛门票是无痕给他抢的,他和无痕都是某鱼直播的农药小主播。两人都没什么名气,每每观看他们直播的人数寥寥无几。后来两人一起参加了某鱼举办的一个狗熊杯成为了队友同时也奠定了革命感情。
无痕知道辰鬼喜欢KPL里的TC战队,所以每天官方一开票就守着。恰逢辰鬼生日,就当做礼物送给辰鬼。
辰鬼拿到的时候兴奋了好一阵子,为表谢意在直播的时候还放弃中单位给无痕屁颠屁颠地打了好几天的辅助。

可是他现在有点难过,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毒奶。
其实比赛场上风云变幻,结果谁都说不清。这个道理辰鬼也懂,可是这心里就是不舒服。
想着台上TC战队的选手面无表情的退场,辰鬼有点心烦,用手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刘海同时走进便利店。

糖果货架上色彩斑斓,琳琅满目。辰鬼挑来挑去,还是选了旺仔牛奶糖,看着包装上logo小人的笑容,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

但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阿泰。
那个刚刚击败了TC战队的MVP。

04
两人互相对看了一会儿,阿泰先收回目光。绕过辰鬼,在货架上拿了薄荷味的喉糖。低头的时候看见辰鬼手里攥着的奶糖,旺仔傻乎乎的小脸有点变形。

也许是头脑发热又或是体内不服输因子在作祟,辰鬼见阿泰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叫住他:“等等!”
“?”阿泰有些不明所以。
“……我刚刚看了你的比赛。”
“所以呢。”如果没记错,阿泰明明记得他坐在敌方方阵里。
辰鬼表情突然有些严肃,他把奶糖放回货架上。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登上王者荣耀,随即举起手机放在阿泰眼前:“我们可以solo一局吗?”

自己水晶破掉的时候,阿泰有点好笑。自己怎么就答应他了呢,现在倒是毁了一世英名。
他伸手拍了拍坐在旁边的人的肩膀:“我输啦,什么惩罚?”
辰鬼想了想,往货架上拿了两包牛奶糖放在阿泰手机旁边:“你买单。”

结完账出去的时候,老四正好给阿泰打电话。辰鬼见阿泰忙着打电话,塞了包奶糖在阿泰的手上,跟阿泰说了句再见然后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老四那里的声音太吵了,辰鬼的再见散在风中,阿泰没有听见。

走回烧烤店的途中,阿泰在塑料袋里翻了半天,只翻出了一包奶糖。他买的喉糖仿佛石沉大海,只好认命地拆开奶糖放进嘴里,浓浓的牛奶甜瞬间浸满口腔。

啧,真甜,甜的腻人。

阿泰看了眼包装,脑子里突然浮现辰鬼刚刚赢了的那一瞬间神采飞扬的样子。

05
周末是阿泰所在战队固定的直播时间,他也不例外。
等网管调设备的时候,阿泰登了某鱼的网页。闲着无聊在王者荣耀那个区里翻来翻去,意外地发现有个房间叫小辰鬼。

他点进去,主播没露脸,可是声音很熟悉。那天晚上,他也是用这样的声音问他,我要怎么浪的打你啊。
辰鬼似乎在等匹配时间,还点开了别的游戏玩。阿泰没玩过这个游戏,看弹幕说是一个造桥游戏。

“哎呀,又塌了。这不是我的桥的问题啊,是来开车的人车技太差了。”
“哎呀,这个预算不够啊。”

边搭还边碎碎念,虽然看不到辰鬼的神情。但阿泰仿佛能想象到他认认真真盯着他的桥,眼睛发光的样子。
鬼使神差地,阿泰点了礼物界面里最贵的那个——会全站广播弹幕通知的那一种。

看到这条礼物通知的辰鬼,拿鼠标的手一抖,屏幕上的桥哗啦啦又塌的一干二净。耳机里是无痕惊讶的叫声,他说北辰,你傍上大款了?
弹幕也炸了,瞬间他的直播间里多了好多人。辰鬼知道不是因为礼物,是因为送礼物的人的ID。

TheOne丶AT。

那天回家以后,辰鬼上微博搜了阿泰相关。他没有想到,其实阿泰在职业选手里的人气数一数二,他所在战队成绩也很耀眼。当时还为自己赢了阿泰而沾沾自喜了一番,顺手点了阿泰的微博关注。

“……谢谢泰神送的礼物。”辰鬼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要跟我一起玩游戏吗?”
顿了好一会儿,看阿泰没什么反应,又觉得不妥:“额……不过你应该也挺忙的呵呵呵。”
阿泰闻言,打了行字:等会,我在调直播设备。

由于阿泰的礼物手笔太大,直接成为了辰鬼直播间里的贵宾。贵宾的发言会单独显示在一个框里,所以辰鬼能一眼看见。
于是他乐呵呵地开口:“那我们这局结束以后就等泰神一起。”

后来那天的直播,阿泰和辰鬼双排了一个下午。堪比小型法拉利,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期间阿泰选ADC,辰鬼就选辅助跟着他。
弹幕都笑言泰神是辰鬼辅助过的第二人,顺带也感慨了一下泰神玩ADC的时候终于有人保护。
阿泰也很奇怪,但凡他和辰鬼一起玩游戏。无论游戏局势如何,他的心态都不会爆炸。他记得那天直播间里的粉丝一直发今天泰神好温柔之类的话。

春季赛常规赛日程很紧,阿泰平时训练很忙,偶尔抽空才会去辰鬼的直播间送点礼物。因为他的缘故,辰鬼那几百年来荒无人烟的直播间突然间有了烟火气。
辰鬼有点不好意思,每天在微信上给阿泰转账。阿泰今天送了多少钱的礼物, 他就转回多少钱。对此行为阿泰从来没表示过看法,只是再下一次他送的礼物又更大。来回几次以后,辰鬼心疼直播平台里收去的那些钱,只好跟阿泰说:“我不给你转钱了,你也别给我送那么多礼物。”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送了我这么多礼物,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谢谢你的。”

隔天辰鬼就收到一个快递,是TheOne战队的工作证。
他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泰神这是让我给他打工致谢呢。阿泰在训练,他也不敢打扰他,硬是拖到了训练结束的凌晨才敢发微信问问阿泰。彼时他已经呵欠连天,上下眼皮打架了。却在看见阿泰回的微信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

来赛场给我加油,就算你的感谢。

星期天晚上七点半是TheOne的首场季后赛。

06
辰鬼到赛场的时候还有些早,他给阿泰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坐在场馆门口的花圃前的长椅上等着。据阿泰说他们的车堵在了半路上,辰鬼也不急,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人来人往。

“圆鬼。”这是阿泰给辰鬼的称呼,理由是他说辰鬼又胖又圆。气的辰鬼当天给把自己的游戏ID改成了瘦瘦瘦子啊,还顺便把阿泰的备注改成胖子。

“老铁,我等了你好久。”辰鬼仰起头看站在他面前的阿泰。
最近上海的天气开始升温,阿泰换下了长袖的黑色队服,穿了白色的短袖队服,还戴了副眼镜。辰鬼觉得有趣,想去摘他的眼镜。
手伸到一半就被对方截住了,阿泰扣着辰鬼的手腕一把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也不等辰鬼反应,就这样继续拉着他往场馆里走。
周围人声鼎沸,阿泰的粉丝在他们两附近围了一个小圈,没有人上前。辰鬼走在阿泰后面,看着阿泰队服背后的黄色ID,心里好像有什么掉了进去。

阿泰把辰鬼带进场馆和领队汇合:“你就跟我们领队待在一起,一会儿比赛结束我来找你。”
然后辰鬼就跟着领队坐在了蓝色方最前方的一排单独的椅子上,这是工作人员和替换选手坐的地方。

辰鬼坐了一会儿,后面粉丝开始发应援物品。他转过头,发应援物的工作人员想了想,拿了张阿泰的条幅给他。辰鬼接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上面画了Q版的阿泰正在吃糖。他摸了摸口袋,里面有出门前放进去的牛奶棒棒糖。想着如果阿泰赢了,他就把这个棒棒糖奖励给他。

季后赛是BO7赛制,双方打的有些焦灼。你来我往,各拿两分,眼下正是第五局比赛的准备阶段。
辰鬼见阿泰扯了耳机,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免有点担心。戴回耳机的时候,阿泰看了一眼替换席。辰鬼拿着他的条幅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动了动嘴唇似乎说了什么。
阿泰朝他点点头,辰鬼说的是加油,他知道。

后面的比赛TheOne像是突然找到了状态,连下两局拿下比赛胜利。
比赛结束的时候阿泰长吁了一口气,他剥了颗薄荷糖放进嘴里。站起来的时候看见辰鬼晃着他的条幅笑的很开心,眉眼弯弯。场馆里有些热,烤的他的脸颊也红扑扑的。

在辰鬼吃完一根棒棒糖的时候,阿泰才和粉丝们合完影。
今天阿泰被造型师弄了一个一次性奶奶灰的头发,辰鬼觉得新奇,阿泰一过来就上手玩他的刘海。
玩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口袋里的糖:“诺,老铁,你的比赛奖品。”
阿泰接过来,包装上面的奶牛图案让他有点嫌弃:“你怎么老爱吃这种牛奶味的糖。”
“因为,很甜啊。”辰鬼笑眯眯地说。
虽然嘴上嫌弃,但是阿泰还是拆了包装放进嘴里,又往口袋里拿了一颗他的薄荷糖给辰鬼。

薄荷糖瞬间的辛辣清凉冲掉了辰鬼口腔里原本残留的牛奶甜,刺激的他五官都通气了。
“哇,老铁,好辣啊。”
辰鬼一讲话呵出来的气都凉凉的,阿泰看他这个样子觉得好笑,伸出手来放在辰鬼的下巴处。
“干嘛。”
“让你吐出来。”
辰鬼眨了眨眼,捂住自己的嘴含含糊糊地说:“没事,其实吃久了也挺好吃的。”

此时薄荷和牛奶的香气混杂在一起,阿泰意外地觉得特别好闻。他把头窝进辰鬼的肩膀和脖子的交界处,闭上了眼睛。
辰鬼以为他怎么了,吓得赶紧开口:“泰神,怎么啦?”
阿泰窝着摇了摇头,像只毛绒绒的大型宠物蹭着辰鬼。头发蹭到他脖子,辰鬼痒得想发笑。霎时想到老家里妈妈养的二哈,每回他回家也是扑上来这么蹭他。

“我啊,有点累。”阿泰的声闷闷地传来。
闻言,辰鬼想了想抬起手在阿泰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像他妈妈小时候安慰他一样。

07
TheOne战队进了季后赛就一路势如破竹挺进了总决赛,在备战总决赛的一个月里,阿泰每天忙着训练,辰鬼偶尔心血来潮会带自己做的饭菜去俱乐部看看他。
但是不管阿泰每天有多忙,睡前一定会像例行公事一样絮絮叨叨地告诉辰鬼今天他的故事。即使有的时候辰鬼已经睡觉了,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说完才睡。
因为在那个薄荷牛奶味的夜晚里,阿泰听见辰鬼轻轻地说:“以后不管有什么开心啊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和我说,说出来心情会很不一样啊。”
就好像突然间有了依靠,漂泊的船舶也有了等待它停靠的船港。

“左斌。”这是总决赛前的一个夜晚,阿泰突然给辰鬼打电话,喊的还是辰鬼的真名。
“怎么啦,不训练吗?紧张啦?”辰鬼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这个点,阿泰应该在训练,没理由给他打电话。
“快比赛了,教练给我们放假了。”阿泰靠在床上,只留了一盏床头灯,把他的影子投在墙上,拉的无限长。床头柜上放了一包旺仔牛奶糖,有些落灰。那是辰鬼赢了他的战利品,他只吃了一颗,后来便放在床头没再动过。
阿泰拿了一颗剥开放进嘴里,他好像越来越能接受这种甜丝丝的东西。

“如果我拿了冠军,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可以啊,就当作我送你的冠军奖品。”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08
辰鬼因为堵车到比赛现场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等他找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开场表演已经结束,正好要开始播放选手宣传片。
宣传片是在地下车库里拍的,阿泰当初强烈和他吐槽过。可现在在辰鬼看来,其实效果不错。就是妆稍微有点浓,他能想象当时阿泰黑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任人涂抹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

选手宣传片播完以后就是选手出场,TheOne作为红色方后出场。当介绍到阿泰的时候,场馆里爆发出一声声欢呼。
阿泰还穿着那身白色的队服,背后烫金的ID在舞台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他扯了扯嘴角露出酒窝伸手朝四周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属于他们战队的位置。
大屏幕上适时放出阿泰相关的数据和赛季击杀集锦,辰鬼看的有些热血沸腾。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在滋生,想告诉全世界:你们看,有这么厉害的人。
等战队五名成员全部介绍完毕,灯光从他们脚下开始打起,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他们的脸上。阿泰的位置背对着辰鬼,辰鬼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背后的ID。想到季后赛的那天傍晚,他被阿泰拉着穿过人群,周围好多人,可是他的前方只有一个人。
就像现在,场馆里那么多人,台上也那么多人。可他穿过重重人浪,眼里也只有他。

“恭喜TheOne!获得KPL春季赛总冠军!”解说激昂的声音在场馆上方回荡,周围的粉丝也已经开始兴奋的大喊。
辰鬼攥着条幅的手心已经润湿,他看见阿泰激动地扯掉耳机和队友拥抱,他看见他们欢呼,他看见他浸满喜悦的酒窝和闪闪发亮的双眸。

阿泰和队友们已经冲上了属于他们的领奖台,从天而降的金色亮片散满领奖台,映照出每个人脸上的笑容。
辰鬼看着他把属于自己的奖杯捧在手上,那样的自信骄傲。心里像是一湾涓流涌过,有些东西在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09
辰鬼在公园等阿泰等了很长时间,夏日里蚊虫很多,嗡嗡嗡地在辰鬼耳边不停旋转。白白的小腿上一会儿就被咬出一点一点红,辰鬼硬忍着痒不去抓,心里却开始生起阿泰的气来。

等到阿泰来的时候辰鬼已经闷闷不乐了,说话都有点冲:“你再不来,我就被蚊子咬死了。”
阿泰见他白白的小腿上那么多红点,自责又心疼:“对不起啊。”随即又献宝似得拿了冠军戒指给辰鬼看,“你看,我拿了冠军。”
辰鬼被他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好笑到,心里的阴郁一扫而光。

“说吧,老铁,有什么要我答应你?”
辰鬼认真的看着阿泰,眼底有流光溢彩,滋生出许多不可名状的情绪来。
阿泰喉咙有些干涩,先前比赛时吃的奶糖还残留甜腻,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他舔了舔嘴唇,有些后悔今天的比赛带了辰鬼的那包牛奶糖来。

“鬼哥。”
“嗯?”
“我想亲亲你。”

辰鬼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嘴就被堵住了。阿泰的呼吸甜甜的,辰鬼晕乎乎地想,这个人在比赛的时候到底吃了多少糖。

怎么那么甜。

阿泰今年到目前为止一共吃了八颗牛奶糖,第一颗在他solo输给辰鬼的时候,第二颗在他季后赛首胜的时候,第三颗在他总决赛前的晚上,第四五六七颗在他总决赛比赛的时候。

但现在的最后一颗,他觉得最甜。

.End

最后一颗奶糖是我们鬼哥:)

评论(20)
热度(291)

© 快樂奶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