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薄荷

【泰辰】胆小鬼

*难受 是真的难受

*短小 也是真的短小

 

01

有点凶。

 

这是老四对阿泰今天表现的评价。身边的人带着眼镜,眼睛里没什么光亮。

 

舞台上很亮,在台上的人其实看不太清台下的情况。阿泰愣怔地看着前方,不一会儿低下头,眼神晦暗不明。

 

真的好难。

 

 

02

“他没来吗。”

 

“没有。”

 

悬崖边上摇摇欲坠不过如此,阿泰很明白。无论是他,亦或是辰鬼。

 

“他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无痕的话让阿泰停下了脚步,他卡在黑暗的走廊和明亮的化妆间之间。没打理过的黑发和白色队服形成强烈的视觉比对,阿泰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抬起头看着无痕,语气仿若不甚在意:“你让他自己和我说。”

 

说罢,转身走进走廊。阿泰藏在口袋里的手掌心有些润湿,他用力攥了攥。

 

“他说。好好打。”

 

无痕的声音穿过悠长的走廊传进阿泰的耳里,仿佛放大了几倍,在阿泰的脑子里不停震荡回响。

 

就好像是一颗心被揉碎了般酸涩,阿泰扯了扯嘴角,想说点什么却又停下了。他真想骂辰鬼你这个胆小鬼,但是其实他也是。

 

他们像是汪洋大海中互相汲取温暖的两艘小船,说好携手比肩。可是海浪太猛了,一浪一浪不停冲开彼此。终于到了有一天,只能存活一艘小船的时候。

 

如果这两艘小船一开始没有遇见就好了。阿泰想。

 

 

03

水晶破掉的那一瞬间,阿泰有点恍惚。身边是队友略带兴奋的声音,摘下耳机是解说慷概激昂的说辞和观众的欢呼。

 

他赢了,终于又赢了。

 

世界一下子噪杂起来,所有的声音一股脑窜进阿泰的脑子里。阿泰却忽然想到了辰鬼嬉皮笑脸喊他泰神的时候,其实有点皮,但那样快乐的辰鬼。

 

 

“他开心吗。”双方握手的时候阿泰突然这么问无痕。

 

无痕似乎没想到阿泰会问这个问题,但很快反应过来。他轻声开口:“应该不吧。”

 

 

斌斌要开心。

 

阿泰想到辰鬼的妈妈这么说,他当时怎么想,他想这个胆小鬼是不是要哭鼻子了。他现在有点想这样安慰这个胆小鬼,哪怕这个胆小鬼哭鼻子也没关系。

 

他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者,在目前为止看来。阿泰很明白,一场比赛而已,最多鼓舞的士气。但是他很需要这一次的胜利,像溺水的人在慌乱中抓紧了一根浮木。但他不能抓着另一个人一起攀着这根浮木。

 

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糟糕。

 

 

04

“这条路很难。”在某次的失败中,辰鬼这样说。阿泰记得很清楚,因为随即而来的是辰鬼的一个吻。风很大,吹乱了他们两个的头发交缠在一起。辰鬼的唇很烫,嘴里还有他给的糖消散不去的甜腻。

 

干燥的唇上忽然有些湿润,扑面而来的咸掩盖了甜腻。

 

是辰鬼的眼泪。

 

辰鬼红红的眼睛看着阿泰,然后就听见辰鬼说:“所以,还是算了吧。”

 

“不可能。”

 

这次的不欢而散到今天,阿泰再也没有见过辰鬼。他们都是胆小鬼,一个不敢面对,一个拼命压抑。

 

 

05

“帮我告诉他。”阿泰在场馆外的角落里找到的无痕,“我还能挣扎,希望他也是。”

 

说完,看了一眼无痕,开口:“你也是。”

 

无痕闻言一愣,彼时阿泰已经走远了。和他的队友并排走在一起,走的很慢但很坚定。

 


评论(4)
热度(103)

© 猫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