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薄荷

【泰辰】城南花已开

*瞎几把写的

*OOC

*好不好 希望都能给个评论么么哒

题目是一首歌

阿泰接到辰鬼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刚好结束一场训练赛。他疲惫地捏了捏鼻梁,大脑却还隐隐约约有些兴奋。

“喂,鬼哥。”

半响都没有人应答,阿泰耳边只有教练分析战术的声音。于是开了门躲在楼梯边的窗户嬉皮笑脸地开口:“鬼哥,刚刚他们太吵了,我都没听见你说什么。”

窗户外的天黑漆漆的,连星星都很少,上海刚刚经历过一场秋雨的洗礼。放在耳边的手机的声音,是风的呼啸和辰鬼很轻很轻的呼吸声,微弱地几乎让阿泰听不真切。

初秋上海的夜晚带有凉意,这漫长的寂静却让阿泰的心突然砰砰地跳起来,瞬间背后蒙上了一层薄汗。

“恭喜你啊,泰神。”辰鬼的声音有些沙哑,分不清喜怒。

“诶,恭喜我逃过穿女装吗?”阿泰低下头,窗户外吹来的风吹干他的汗,又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哆嗦。

“我还挺期待你的女装呢,老铁。”

“那我们打个赌,下次比赛你赢了,我就单独穿给你看。”

又是良久的沉默,然后阿泰听到了一声轻笑,辰鬼沙哑的声音很温柔也很轻:“那我可能看不到啦,老铁。”

有的时候人就像光着脚站在刀锋上,没有退路的,越是害怕越是胆战心惊。阿泰的心没理由来的慌张,他闭上眼又睁开,狭小的楼梯间有一丝光亮,是训练室的门没闭严。

“鬼哥。”他只能喊他的名字。

“泰神,你有梦想吗。我现在,好像,找不到我的梦想啦。”

雨好像又开始下了,阿泰一瞬间分不清是窗外传来的声音还是辰鬼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鬼哥,鬼哥,你在哪里?”好像心底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辰鬼又笑了,轻轻柔柔的,他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你俱乐部楼下啊,泰神。”

人的一生中,很少会有这样的感觉。呼吸加速,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开始沸腾,然后蓦然红了眼眶。阿泰想如果有天能拿到冠军,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感觉。


“我以前的梦想就是拿个冠军,结果真的拿到了。后来就是再想拿个冠军,可是好像走远了。那种在赛场上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因为见过最高最亮的月亮,所有才更不能忍受深渊里笼罩的黑暗。就连在凌晨的小区里,都要找最亮的路灯下站着。阿泰看到的辰鬼,就是这样。路灯太亮了,辰鬼撑着伞,像颗小白杨一样挺拔地站着,看不清脸,甚至看不清他穿了什么衣服。

阿泰想起春季赛开幕式的那天,他和辰鬼站在一起,旁边的人穿着蓝白相间的队服。辰鬼长的白,很适合这样的颜色,那人就是这样端端正正地站在他的身边。

“鬼哥,我的梦想也是拿个冠军。”阿泰就站在俱乐部门口的屋檐下,他下来的急,没拿伞。是很细密的雨,他从这里看向路灯,那一圈亮光和密密麻麻的雨把辰鬼包围起来。

“你的梦想不是养猪吗。”辰鬼想了想,回了一句。

阿泰撇了撇嘴,脸颊陷下去一个酒窝,嘴里还含着一颗刚刚放进去的薄荷糖:“这也算,那我有两个梦想。”

“哇,泰神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阿泰看到辰鬼在向他走来,走的很慢。辰鬼有点认真的低着头看着路,小区路很不平,坑坑洼洼,地上的积水有点多。

“如果现在的梦想实现不了,那就换一个呗。就像我,我觉得养猪也是不错的选择。”阿泰一直看着辰鬼,明明很短的路,他却觉得辰鬼好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哇,那我不想养猪怎么办。”很意外,语气里有一丝丝撒娇的味道。

阿泰想起谁说过,辰鬼对外的那些人设都是假的,什么暖心小辰鬼。明明也是一个喜欢撒娇的人啊。他想,他是知道的,那个最真实的辰鬼。

“那不然,你可以养别的。”

“能养啥啊,老铁。”

“比如,比如我啊。”

这句话阿泰说的有点磕绊,脸颊有点烫。其实这样的骚话对他来说信手拈来,不明白自己在瞎紧张个什么劲。

阿泰看见一直在很小心看着地下走路的辰鬼停了下来,不在光源中央的辰鬼而是在他面前的辰鬼。俱乐部门前的灯光是黄色的,照在辰鬼身上,辰鬼的眼睛很漂亮。他就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阿泰。

阿泰觉得今天口中的薄荷糖好像有点辣,辣的他口干舌燥。手里的电话在刚刚已经被辰鬼挂断了,但阿泰还是那样举在耳边,他已经习惯这个动作了,全身有点僵硬。

阿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有些干的嘴唇,想开口说点什么。然后他看见辰鬼笑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弯起来。

“这个主意,好像,好像也可以。”辰鬼想了想,略带苦恼地又补了一句,“只是你要少吃一点。”

雨下大了,雨声其实能掩盖过辰鬼的声音,但辰鬼的声音仿佛放大了几倍准确无误地传入阿泰的耳边。

他说,可以。

可以。


第二天阿泰醒来的时候已经正午了,老四在楼下一直喊他吃饭。他坐在床上,昨晚的记忆一股脑地全涌上来,于是迫不及待的翻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一开锁屏就是微信界面,聊天界面是来自辰鬼三点的晚安。那人的头像是他们一起在成都当教练时拍的,在昏黄的成都,他们两穿的很像。

 
昨晚后来的时间上都花在坐车上了,他先送辰鬼回俱乐部,又再坐车回来。他能明显感到辰鬼的情绪的低落,可昨晚那个人还是那样笑着,他有点心疼。

在车上的时候辰鬼总是看着车窗上的雨珠出神,那样好看的眼睛像一颗黑洞,深不见底。阿泰想起,辰鬼说可以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

阿泰伸出手握住辰鬼的手,很软。两个人的手心都有些烫,可谁都没有先放开。


阿泰是结束训练赛的时候才看到的辰鬼的微信,这个人有的时候有点小话痨,还很爱发他的表情包,一发就是很多条。

聊天记录都是阿泰各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包,阿泰也不恼,很认真的一条条往下看。最新的一条是十二点左右:

赌约我赢啦,等你的女装哦。

【图片】

图片是上次比赛赢了的时候粉丝在微博下P的女装。

今天的上海没有下雨,一天都风和丽日。阿泰站在窗户边,天上的星星很亮,月亮也很亮。路灯下没有那个人的身影,只有小虫子围着路灯不停地转圈,有点飞蛾扑火的意思。他点了一根烟,烟雾缭绕里他回了微信。

好。赌约继续,下次我赢了,你也得专属女装福利。

不赌了不赌了。泰神强,我投降。

阿泰好像能透过屏幕看见辰鬼回这条微信的时候闪闪发亮的眼睛。


你看,一切都会好的。从现在到未来,开始会有人如同花朵一般陪着你。不论怎样,现实再坏,但还有希望。

 

 

评论(10)
热度(130)

© 猫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